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时政 >> 深度报道 >> 内容

强拆动力学: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时间:2010-10-22 10:15:18 点击:5563

  株连式拆迁

  中国法律严禁行政干预司法,可银海区法院竟也领到了诸多与拆迁相关的任务

  2007年和2008年两年,银滩二期改造工程主要是进行拆迁动员。咸田村绝大部分、白虎头村90%以上的村民,在这两年内签订了同意拆迁协议。2009年起,这场拆迁进入实质阶段。

  本刊记者拿到一份北银改建[2009]2号文。该文件称,根据北海市委、政府的要求,银滩改造和建设征地拆迁各项工作,“务必于今年上半年基本完成”。

  发文的单位为北海市银滩改造和建设领导小组(下称银滩领导小组),该领导小组由北海市政府牵头。这份文件要求,从发文之日即2009年3月2日,北海市、银海区各有关单位原抽调的银滩改造和建设征地拆迁工作人员,“必须在两天内全部脱产到岗”,有关单位应于三天内根据任务分解表将拆迁任务下达到个人。各责任单位每周五要开会总结并汇报工作。

  细观文件,上述“有关单位”涵括了市、区两级土地、建设、房产、规划、交通、环保、水利、供电等一列系要害职能部门。

  最令人称奇的,中国法律严禁行政干预司法,可银海区法院竟也领到了自己的诸多任务。例如,该法院要在2009年4月15日前完成拆迁户提起的60起行政诉讼案件中的第一批判决(即上文提到的白虎头村的诉讼),余下案件6月10日前判结。该法院还被要求在当年6月30日前,完成第一批未达成协议房屋的强制拆迁工作,而全部强制拆迁要于当年9月30日前完成。

  当地政府组织的这次拆迁,还采用了近几年国内强拆案例中不多见的“株连式”办法。2010年4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采访发现,银滩领导小组在约一年前下发《关于限期动员亲属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凡在我市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公职人员,必须在两天内脱产回家动员未签订协议的拆迁户亲属签订协议”,“通知下发后,公职人员所在的单位同时作为动员有关拆迁户签订协议的责任单位,单位主要领导要敦促有关人员回家动员亲属签订协议”。

  白虎头村村委会主任许坤的大姐,因为在北海当地一家银行工作,也一度被安排脱产回家,动员拆迁。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报道,北海市自来水公司多名员工,因为脱产动员亲属拆迁未能成功,一度被扣发工资。

  按照中国相关法律,村委会主任并不属于政府公职人员,但许坤竟也收到一份《关于协助做好银滩改造拆迁户尽快签订协议工作的通知》,还要求他也“脱产”,直至完成任务为止。通知下方,盖章单位有中共北海市银海区纪检委、中共北海市银海区委组织部和北海市银海区监察局。

  许妻冯广梅告诉本刊记者,政府拆迁人员对许坤好话说尽,有威胁,也有利诱,但许坤仍然拒绝签字。

  最终,北海市几乎举全市之力进行的这场拆迁,没有在限定期限内完成,并且拖延了一年之久仍未完结。而政府遭遇的最大挫折是,虽然白虎头村的700多亩土地有400多亩,已被前任村委会主任签字同意征收为国有,但至今地籍还未变更,在理论上,这700多亩土地性质仍为村集体所有。村委会主任是代表村集体的最重要人物,他不配合,政府的强拆面临违法困境。 拆迁在时下的中国随处可见,宜黄某官员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强拆就没有中国的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一个个‘崭新的中国’,是不是因此可以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牛光/摄

  村委会大楼保卫战

  在村民心目中,保住村委会大楼,大家的房子或许有救;政府方面也将村委大楼拆迁作为该村拆迁的标志

  中国但凡地理位置稍好的村庄,一般都会利用集体土地建一些建筑,作为集体资产参与城市化。但按现行土地法规,在城市规划区的村庄的此等行为是违法的,被正名的仅是极少数,多数在法律上为违章建筑。白虎头村的德福楼就是这样的村产,当地政府于是选择了德福楼作为该村拆迁的突破口。

  2009年3月14日,北海市和银海区的城管部门工作人员开始强拆德福楼。许坤认为该楼是村集体资产,未经村集体同意拆除欠妥。他和部分村民冲入强拆现场,成功阻止强拆。

  2009年3月,许坤一再拒绝签订《北海银滩中区改造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由于上述两件事,4月3日,银滩镇党委作出决定,开除许坤党籍。本刊记者得到了该份决定书,称许坤的错误主要是身为中共党员,村党总支委员,其行为“给银滩改造和建设拆迁攻坚工作带来了极大阻力”。

  在与政府拆迁人员斗争的同时,许坤开始在网上写网帖。从他的网帖上看,2009年3月底至4月中旬,银滩镇镇委、镇政府负责多次要求他将村委会公章上交。

  担心村委会办公室和家中不安全,他一直将公章带在身上。据许坤网帖描述,4月13日下午5时许,一位镇领导带领数名工作人员,夺下他的公文包,抢走印章。从本刊记者拿到的4月14日白虎头村村民代表开会的会议记录显示, 27名村民代表参会对抢公章事件表示了抗议。

  在此之后,许坤成为中国少有的没有村集体公章的村委会主任。公章失控,随后这个村集体公章离奇地印在数份村集体资产处置书上。虽然村民代表随后开会表示没有许坤签字的所有签议均为无效,未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协议也为无效,但白虎头村的拆迁时代还是来临了。

  2009年5月14日,村委会收到市土地储备中心的通知,要求限期腾空村委大楼、德福楼等集体资产,配合拆除。许坤和众多村民开始了村集体资产保卫战,屡次上访和抗议。

  2009年10月27日,“违章建筑”德福楼被强制拆除。三天之后,村委大楼强拆开始了。在许坤和众村民心目中,保住村委会大楼,大家的房子或许还有救,而政府方面也将村委大楼的拆迁作为该村拆迁的标志性事件。

  当年10月30日,作为拆除人的银滩镇政府带领上百名公安、武警和联防队员,来到村委大楼前。守候在此的许坤和多名村民代表指出此强拆行为违法,并向110报案。但警方就在现场,不予理睬。强拆开始了,十几名闻讯赶来的村民,进入现场阻拦。但十余名村民被警方当场控制。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村委会大楼保卫战中,年逾八旬的村民吴春满被棍子打中头部,送到医院三天后死亡。村民张春琼也被打得晕倒在路边。

  最终,被控制的六名村民中,只有数人很快被放回,有三人被行政拘留数日。高镇章、高世辉、蔡建月等三人则被当地检察部门以涉嫌妨害公务罪批捕,后分别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其中两人获刑两年,一人一年半。

  2009年11月初,北海当地媒体称白虎头村委会大楼已被“协议拆迁”。

  此后短短数月,大量挖掘机开进白虎头村和咸田村,开始对已签订拆迁协议村民家房屋进行拆迁。2010年上半年,只有许坤和60多名“钉子户”的楼房还矗立村中。

  “决战”来临

  随着村委会主任许坤被抓,白虎头村全部被拆的命运已不可改变

  村委会大楼被拆除后,极度无奈的许坤开始带领村民进京上访。从2009年11月末起,许坤和上访村民驻京接近一个月,跑遍了能想到的所有上级政府单位,几无收效。

  此时,许坤通过在众多网站上发帖。全国各地多名维权律师与他取得联系。在京期间,十余名维权律师与其接触,决定组成律师团支持白虎头村。

  2009年12月末,在多名律师的支持下,许坤等村民在北京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在京多家媒体受邀参加。

  2010年元旦前后,白虎头上访村民回村。1月17日,许坤等人召集部分村民举行了一场“反拆迁扑火演习”。该村发出的网帖称,“在这样的强制拆迁之下,不少人很容易愤而极端”。

  随后数月,众多律师一次次进出白虎头村。有了律师指导的白虎头村“钉子户”,又发现了政府强拆的新漏洞。例如,北海市征收白虎头土地存在违规行为,采用被国家禁止的“化整为零”办法向广西壮族自治区报批。

  2010年3月后,全国多家媒体报道了白虎头村强拆事件。在许坤、维权律师和媒体的合力下,白虎头村的拆迁暂时停歇。

  2010年5月8日,北海市官方有了新动作。当天晚上,数百名公安和武警包围了许坤一家的住宅楼,意图抓捕许坤。许坤全家紧闭大门,在一楼客厅遍洒汽油。最终,抓捕人员撤退。

  但就在当天,村民张春琼等人被当地警方带走。5月14日,许坤在北海市一家宾馆被警方带走。警方后来出具相关手续称,许坤和张春琼等村民涉嫌“非法经营”。

  随着许坤被抓,白虎头村全部被拆的命运已不可改变。

  2010年9月,北海市银海区法院向白虎头村八户拒不签署拆迁协议的居民,送达强制拆迁通知书。北海市、银海区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银海区人民检察院应邀到场监督,市公证处到场公证。

  据北海市政府消息,截至10月7日,经过连续数年的动迁,被北海市政府称为银滩二期改造工程的拆迁工作渐近尾声,所涉的银滩镇咸田、白虎头、北背岭三个村委四组自然村的1446宗拆迁房屋,已累计签订拆迁协议1383宗。

  本刊记者获悉,剩下的73宗未签协议房屋,约60余宗在白虎头村。

  10月7日18时左右,数百人的拆迁队伍浩浩荡荡开进白虎头村,很快围上了村中央冯文建家。近60岁的冯文建为阵势所慑,加上妻子张春琼尚在当地公安机关羁押之中,未作过多抵抗,冯家楼房被顺利强拆。事后,北海官方通稿中称:“被执行人还自行灌制了汽油******,但最终在法官的劝说下配合强制拆迁工作。”

  10月8日凌晨5时,这支浩大的拆队伍再次出现在该村,并包围了沿海数幢建筑。事后,当地媒体报道该事件时称,该执法队伍由“法院、公安、边防等多警种组成”。

  数月前被捕的村委会主任许坤家的四层半楼房,成为当天第一个强拆对象。该楼是许家经营旅馆等业务的楼房,平时并不住人,当时许家派出许坤的弟弟许勇把守。

  事后许勇称,这幢楼与一幢已签拆迁协议的楼房紧邻,因此很难防守,但他仍然准备了汽油瓶和弹弓。但事后看,许勇的抵抗是徒劳的,因为训练有素的武警悄悄从相邻楼房进入许家楼房,用电锯快速锯开门锁,许勇未及反应就被制服。许家楼房很快被拆除。

  同样措施严密的强拆降临至何显福家。61岁的何显福和妻儿等四口人很快被制服,何显福被用手铐带离现场。

  但拆迁队伍在准备强拆第三户李冰凤家时,遇到了困难。这位57岁的妇女紧闭大门和所有房门,在四楼楼顶燃响了鞭炮。她的身边,还摆放了几壶汽油,她手持打火机开始与拆迁队伍对峙。这种对峙进行了近半小时,队伍暂时放弃了对该户的强迁。

  强拆队伍随后对麦忠福、高剑波两家,进行强拆。

  10月8日当天,国内多家媒体记者赶到强拆现场采访。此次强拆,在中国多家网络论坛上直播,微博上亦引发关注狂潮。强拆最终不得不暂时收场。

  截至本刊发稿,白虎头村拆迁事件尚未有新进展。

  今年5月17日,即许坤被拘捕三天后,北海市政府曾高调召开新闻发布会。这场新闻发布会发布了两个主题,一是银滩二期改造取得喜人进展,签订拆迁协议的村民已达94.9%;二是北海市获得2009年度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获奖原因是银滩一期改造的成功。

  可以想象,未来银滩的酒店区域将流光溢彩,美不胜收。但这些,或许已与白虎头村民无关。

  本刊记者刘长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源:《新世纪》-财新网 )



(铁马爱心行动网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网站管理员,给你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铁马爱心行动网 铁马新闻资讯网(www.tmaxw.cn)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建议使用IE10.0及以上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 客户服务邮箱:mouse_fu@msn.com
    常年法律顾问:四川省今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谢卫东
    蜀ICP备09014603号